销售与市场网

第四次“店改潮”来临:折扣化向左,团购化向右

2024-5-28 08:59| 查看: 58796| 评论: 0|原作者: 文丨陈海超 黄腾飞

摘要: 行业透视第四次“店改潮”背后,是各个零售业态对产业链话语权的争夺,都在争做“链主”。近日,笔者走访市场发现,社区团购行业出现了“反常现象”—相比于2023年春节过后的明显淡季,2024年春节过后,大部分区域头 ...

行业透视

第四次“店改潮”背后,是各个零售业态对产业链话语权的争夺,都在争做“链主”。

近日,笔者走访市场发现,社区团购行业出现了“反常现象”—相比于2023年春节过后的明显淡季,2024年春节过后,大部分区域头部平台淡季不淡,销量不降反增。

调研发现,这得益于头部平台在2023年探索流量破局之道,积极拥抱线下,赋能实体店,团购平台的线上货盘与实体店线下货盘相互嵌合,构筑起服务社区用户的社区零售生态。

另外,以乐尔乐、折扣牛为代表的硬折扣超市崛起,为了在传统零售的存量中发掘自身增量,二者先后开始以“模式输出+供应链输出”的形式,走出区域,赋能全国实体店。

由此,传统零售“店改潮”的两大流派逐步形成:基于流量侧,对实体店实施“团购化改造”的赋能型团店;基于供应链侧,对实体店实施“折扣化改造”的硬折扣超市。

“店改潮”重塑零售行业格局

回顾中国零售发展历程,渠道主流业态持续更迭,从供销社、百货公司、大卖场、商超综合体、中小商超、社区店到品类店,商品结构也经历了持续分化,从全品类、多品类、社区基本品类到专门品类。

值得注意的是,零售业态分化的驱动力,一方面是供应链侧的“品类分化”,另一方面正是由浅入深的“店改潮”。

第一次“店改潮”

从供销社(柜台式零售,消费者与货品隔开)向百货公司/大卖场(开放式零售,货品陈列区规划人流动线)演化,品牌专柜、品类专区诞生,这是品类分化带动零售业态分化的起点。

第一次“店改潮”背后的动因是市场经济激发了商业活力,其行业意义是将选购自主权还给消费者。

第二次“店改潮”

从百货公司/大卖场向商超综合体演化,家具家电、3C数码、包装食品等品类开始走出卖场,设立品类专门店,而在商超内部,诞生了大量的店中店,比如冷鲜肉、水产、卤味熟食、糕点烘焙等。

第二次“店改潮”背后的动因是城镇化快速推进和房地产“造城”带来的新人群聚合需求,其行业意义是推动零售服务化,零售业开始从商品供给升级为生活方式交付(吃喝玩乐购一站式满足)。

第三次“店改潮”

从商超综合体向社区店演化,零食店、冻品店、酒水专门店等社区店业态大量诞生,商超体系内,除生鲜以外,大部分品类都被剥离,分化出独立业态。

第三次“店改潮”背后的动因是淘宝、京东、拼多多等传统电商平台,加上社区团购等新零售业态,瓜分和挤压传统商超的市场份额,中大型商超量利双降,中大型连锁商超收缩规模,中大型单体商超或调整或闭店,基于上游集采、极致供应链、主打特定品类的社区店遍地开花。

第三次“店改潮”的行业意义是推动零售业的供应链变革,零售业在电商倒逼下开始降本增效、店型优化(小型化/社区化)。

第四次“店改潮”

从社区店向社区融合店演化,目前,社区店以夫妻店、烟酒店、水果生鲜店、卤味店、零食店、百货日杂店等为主,推动社区店向社区融合店演化的,主要有三股力量:一是 B2B平台等供应链方案整合商;二是美团、抖音等流量平台;三是硬折扣品牌、赋能型团店等零售革新势力。

第四次“店改潮”背后的动因是零售业进入存量博弈时代,社区店服务相对固定的人群,更加考验其运营能力。当下的社区店需要提升供应链竞争力和前端运营能力,需要重新被组织起来,这也是社区店组织化和连锁化水平不断提升的原因。

第四次“店改潮”的行业意义是推动零售产业链变革,从供应链、仓配、门店运营到用户服务,上下游充分协同,从而助力社区店升级为社区融合店。

所谓社区融合店,主要是指三个方面的融合:一是流量的融合,到店自然流量、抖音等平台公域流量,沉淀为门店的私域流量,后续从私域转化为熟客;二是供应链的融合,在社区店现有供应链基础上,匹配更多品类的供应链,满足用户更广泛的需求;三是社区服务的融合,从商品供给延伸到生活服务,聚合“水电费代缴、家政、本地吃喝玩乐、社交活动、休闲旅游等”,成为社区服务的方案整合商,真正融入社区用户的生活。

基于供应链的折扣化店改模型

之所以如今社区生鲜超市盛行,是因为传统商超的非食品板块市场份额被线上平台蚕食,食品板块的市场份额被零食折扣店挤压。

而随着社区团购、到家电商的崛起,传统商超的最后一块阵地—生鲜品类的市场份额,正在被瓜分蚕食。

硬折扣超市乐尔乐站了出来,并推出了折扣化改造模型。乐尔乐基于传统商超的生鲜品类优势以及乐尔乐标品优势,完成了对传统商超的折扣化改造。

据悉,传统商超的生鲜品类经营成熟,占据优质点位,通过乐尔乐折扣化改造的这类传统商超,经营数据优于乐尔乐纯标品硬折扣超市。

2023年5月,投入运营的乐尔乐上河国际仓,总面积近2.3万平方米,拥有5万多个 SKU(最小存货单位),线上线下一体化运营,并打出了“超低批发价,面向全国零售商,开放一站式采购体系”的口号。

与此同时,乐尔乐开始进入乡镇市场,服务乡镇传统超市。在乐尔乐创始人陈正国看来,乡镇传统超市普遍面临进货难、进货价高、选品自主性弱(全是由供应商配货决定)等问题。乐尔乐一方面为乡镇店导入供应链,另一方面打造了店中店模型。

除了改造传统商超,乐尔乐还在做针对传统夫妻店的店改模型,200平方米左右,综合投入在50万—60万元,其中货品占比70%,毛坯装修240元/平方米,整体装修费用在5万元左右,门店陈列8000—12000个 SKU。

目前,乐尔乐门店数量4000余家,坚持件件都是批发价,90%以上的产品都比线上平台产品便宜,即便如此,乐尔乐依然能维持15%—18%的毛利率,核心原因是其基于海量门店的采购规模优势,掌握了产业链话语权。

基于流量的团购化店改模型

从社区团购视角来看,团购平台之所以发展受限,一方面是团长没有组织化,另一方面是自提点没有经营模型。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团店模式的出现,自提点经营模型的问题逐步有了解决之道,直营团店、品类团店、赋能型团店、“硬折扣+团店”等新模型层出不穷,而如今,赋能型团店逐步占据主流。

针对“团长没有组织化”这个问题,此轮团购化“店改潮”,有望探索出答案。地方团知花知果的运营思路,颇具借鉴意义。

知花知果平台定位线上版社区山姆店,对标连锁商超的帮扶体系,设置区域督导,持续教培,打造互助的团长小组,并基于知花知果的重点团长帮扶计划,形成一套“雁阵打法”,即知花驿站团长领衔,知花重点团长为两翼,知花普通团长为后方基本盘,并不断筛选出优秀团长,平台帮扶团长进阶。

知花知果团店品牌知花驿站,是引导和支持月团效达到6万—10万元的核心团长开店的部门,定位为知花产品体验中心和社区服务中心。

知花知果将团长定位为“半个客户+半个员工”,未来核心团长都会成为连锁店的店长。

在团购化店改方面,知花知果正在探索快递驿站等社区店的店改模型,核心是输出供应链,沉淀和运营门店私域流量。

在团购化店改模型中,目前成果显著的是赋能型团店。赋能型团店继承了原生团店暴力拉新的流量高效聚合的打法,同时也优化了原生团店的一些局限,比如利用实体店的门店资源,实现低成本运营,强化了门店的私域运营能力和客情维护能力,在促进群内销售转化的同时,也能够带动线下销售。

零售存量竞争的破局点

无论是折扣化改造还是团购化改造,都在极致去中间化,当中间环节去无可去的时候,就需要统一全链路的利益,动作协同,实现全链路的效率和成本最优,从而形成综合竞争力,构建起结构化壁垒。

硬折扣超市折扣牛创始人马昕彤曾说“零售存量竞争的破局点,首先是破成本结构”。所谓“破成本结构”,就是充分拆解竞争对手的成本结构,对标自身成本结构。自身成本结构更优,综合成本也就更低,也就在极致性价比方面更具优势。

第四次“店改潮”背后,是各个零售业态对产业链话语权的争夺,都在争做“链主”,社区团购平台能否通过团购化店改,全面融入主流赛道,扩大基本盘?折扣零售品牌能否通过折扣化店改,加速传统零售转型,成为新主流?这值得业界持续关注。(作者:陈海超,麦营销新零售咨询机构首席顾问,《团购圈》社群圈主,著有《5小时读懂快消品营销》《社区团购就这么干》;黄腾飞,资深媒体人,《社区团购产业链蓝皮书》副主编,长期聚焦社区团购等新零售领域,已发布超10万字著作)


更多资讯请关注销售与市场微信公众号。

销售与市场网 www.cmmo.cn(作者: 文丨陈海超 黄腾飞)
责任编辑: 赵艳丽     责任校对: 肖亚超     审核:徐昊晨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来源于第三方平台,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酷毙

雷人

鲜花

鸡蛋

路过
收藏 邀请 分享到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销售与市场官方网站 ( 豫ICP备19000188号-5

GMT+8, 2024-6-17 03:03 , Processed in 0.03503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销售与市场网 河南销售与市场杂志社有限公司

© 1994-2021 www.cmmo.cn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