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第一营销网 返回首页

策划人李星的个人空间 http://www.cmmo.cn/?743930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教育公益的良心担当,探寻慕课模式的发展逻辑

已有 816 次阅读2017-11-10 15:13 |个人分类:互联网+|系统分类:市场评论| 互联网教育, 公益教育, 慕课教育

如今创业者谈论起“互联网教育”时,很少有人会把互联网拉平地域教育鸿沟的普惠一面划重点,默认为这是一块巨头尚未垄断、流淌现金和高估值的“迦南之地”。

而线上教育广受关注多半是从慕课(MOOC)网站发轫的,这几年很多教育O2O、直播课堂、题库答题再到AI教育等项目风光无限,慕课模式倒略显寂寥。

幸运的是,教育本质不会因风口而改弦易辙,即便是“传道授业解惑”的师者传统在商业化喧嚣中有些模糊难辨,任何从事教育行当的人,都会被反复追问一个问题:在KPI之外,社会价值在哪里?

   

慕课比很多人想象中生存的更好

    

慕课的雏形是网络远程教学,被称之为“网校模式”,作为中小学应试教育的课件补充,走的是to B市场,一直不温不火,而这与真正意义上的慕课(MOOC)即“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模式还相去甚远。

2012年斯坦福教授创立的Coursera平台为标志,慕课从此打上“互联网免费大学”、“随时随地上名校”的烙印,截止目前Coursera合作高校达143所,开设1894门课程,在全球有超1700万的学习者。当名师把优秀教学内容搬运至课堂时,理论上很多二三流学校老师饭碗不保,而事实证明,慕课模式对现行教育体系并未冲击,全美几乎所有的常青藤名校都加入了慕课系统。

在国内知名慕课网站如网易教育旗下的中国大学MOOC、网易公开课,学堂在线,以及果壳网旗下以IT培训为主的mooc学院等,其中,中国大学MOOC用户达900万,合作院校700多所,课程5000多门,选课人次3800 。目前国内超80%以上的985高校加入MOOC大军,毫不夸张的讲,慕课网站汇聚中国大学最优秀、体系化了的教学资源。

大众教育一次深入推进都免不了精英主义的质疑,北大中文系教授陈平原曾说,“我必须看着学生的眼睛才能讲好课”,“尽可能传播给每一个人”的慕课模式并不适合小班专业授课趋势。如果不考察小班教学只为部分名校研究生深造所享有,很容易产生这种“何不食肉糜”的错觉。

 

(四川大学教授王红在线下为中学生讲诗歌鉴赏课程)

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系教授王红开设的课程《中国诗歌艺术》是川大每年会开的国家精品课,“这12年选课的学生加在一起,决不会超过5000个”,而课程放在中国MOOC上,“仅开设一个学期,选课者最少1万”,让王红教授倍感欣慰的是,《中国诗歌艺术》被中国大学MOOC和公益项目美丽中国列入适合中小学生学习的慕课课程清单。

当然,慕课“一对N”优势在一些人文通识类课程里并非十分明显,在大学英语口语、大学计算机、大学数学等教案相对标准化一些的课程中学生选课基数更为惊人,一堂课比在老师在学校里一辈子教的学生还多,这让渴望“桃李满天下”的老师很难不动心。

慕课模式最核心的优势是优质内容以及零边际成本。无论是美国的Coursera,还是中国大学MOOC,共同之处是既对接学历教育课程体系,又打破依靠升学考试分配学校的教育模式给莘莘学子带来的视野局限。开放的名师录播课犹如“鲶鱼”激活沉闷而封闭体制教育,互联网把求知的选择权下放给学生的同时,也促进了老师在教学上的互鉴。

 

不可忽视的“教育公益”中流砥柱

 

根据公开资料,我国目前九年义务教育完成率达97.58%,但是农村高中完成率仅三分之一,大学入学率为42.7%。透过这些数字,即便说现在大学生并不稀罕,有人开玩笑说,一块砖往北京大街上砸过去都能砸中几个博士,与欧美发达国家及日韩邻邦相比,我国的国民教育整体文化程度并不高。社会进步车轮轰鸣向前,那些失学的、辍学的个体在大概率上是抛物线第一波甩出的对象......

限于经济发展水平带来的教育不公平问题正愈演愈烈,中西部地区偏远的山区、农村的生活条件留不住优秀老师,有的情愿放弃编制去沿海教育培训机构打工;大多数一、二本院校的师范生不愿意去四线以下城镇及农村教书;即便是那些优质公立教育资源扎堆的一、二线城市,中产阶级还在为下一代长远计买“学区房”而争得头脑血流。

越是黑暗角落,微弱的教育公益之光就越可贵国家日益完备的助学贷款是顶梁柱,NGO组织比如希望工程、美丽中国、马云乡村校长计划等添砖加瓦,一些教育明星公司如新东方与好未来尝试落地更多“双师课堂”汇聚如此丰富名师、免费公开课资源以及成熟的课程教学体系的中国大学MOOC,可以说是“为公益而生”的!

在很多印象中,慕课是为大学生备课或自学准备的,根据中国大学MOOC统计,目前中小学生学员超过30万名,并呈现上升趋势,一些勇于创新的中学老师向中小学生引入了慕课课程。

美丽中国支教老师徐天一表示,“城乡学生间相差的不是智力、学习能力,而是一种远见,一种可以让孩子们知道为什么而学的动力。”这种担忧并不过分,互联网渠道下沉及渗透固然带来很多新事物,也让很多缺乏“信息免疫”的孩子沉迷于玩游戏和看花边新闻,如果不善加引导,他们恐怕会“空入宝山”,甚至荒废学业。

中国大学MOOC与美丽中国支教项目联合发起“一起看见更大的世界”公益计划,第一期在昆明600公里外的临沧市临翔区圈内乡斗阁中学举行,在慕课视频里的大学教授、名师们走进乡村课堂给中小学生讲课,“粉丝”求知热情让人动容。

(华中科技大学副教授徐学军带领选修天文慕课学生上课)

类似这种“慕课”名师参与支教的公益活动值得慕课行业反思,此前我们习惯了把慕课人群定位为大学生群体,或为白领人群“充电”而事实上,很多文化通识类课程更能激发中学生求知心和探索兴趣,是打开一扇无限可能的窗户,一起看见更大的世界”公益计划更重要的是“授人以渔”,让学生获悉慕课这一学习途径能够终身获益。

慕课模式作为K12教育的补充并大获成功的另一个例子就是萨尔曼·可汗几乎以一己之力创办的可汗学院,通过录制基础教育的“硬知识”视频而获得微软、谷歌的投资。从长远来看,由优秀教师集体自主生产优质课件的慕课形式,是源源不断输出知识满足越来越多学生刚需的保障。

 

慕课模式的挑战及新动向

 

俞敏洪老师曾在2015年的一次演讲认为,慕课模式的完课率很低,核心是没有解决学生吃苦的问题,美国三大慕课网站(Coursera、Udacity、edX)并没有找到盈利模式。

不光是慕课,几乎所有线上教育课程都存在着完课率低的痛点,由于慕课C端“宽口进”涌入,使得课程结业比例显得更低,“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有自律毅力的人毕竟只占少数。

经过多年发展,慕课网站形成一套激励用户持续学习并完成课程的方法论,比如鼓励用户在学习慕课时参与同学讨论提问,并由老师定期答疑,课程通过之后授予课程的结业证书,以积分鼓励学员写笔记、评价、制作思维导图等,这成为慕课网站运营的重点

一些慕课网站结合社会热点开设学生感兴趣的课程以增强内容吸引力,笔者就在中国大学MOOC网站学习北大老师开设的《人工智能原理》,这么好的免费精品资源与市面上良莠不齐的知识付费课程相比,让人感叹是“业界良心”

那么,慕课免费公益模式是否具备盈利的可能性?

除了学员在学习课程后购买认证证书以做留念之外,移动支付的便利让用户为优质内容付费的意愿明显增强,知识产权的回馈为许多数字原住民”所赞同,甚至在得到及混沌大学等平台也活跃着不少焦虑的大学生群体,一些慕课网站移动端App是否可以借鉴直播以及公众号的打赏模式呢?

由中国大学MOOC平台开发的SPOC(Small Private Online Course,小规模私有在线课程)系统在B端开始流行,由学校或企业购买云服务系统向内部学员开放,也有助于提升慕课用户使用粘性,提升全社会教育慕课化的水平。

慕课平台盈利探索并非是为了创收,而是为了让教育普惠化的道路走得更加从容,正是慕课对严肃学科、非功利化纯粹知识的坚守,使得慕课平台成为互联网教育中的守望者。

 

结语:

讲过“存在即合理”的黑格尔也说过“合理即存在”,慕课模式作为线上教育元老,坚持为学生输出有价值的免费优质教学内容而屹立不倒,得益于名校名师的无私耕耘慕课平台作为老师、学生的开放连接者,没有一份教育公益初心的执念,很难在日益以资本为导向的线上教育领域中不改初心,如何让慕课模式更加生机勃勃,自由生长,仍任重道远。

 

作者:李星,公众号:靠谱的阿星,科技专栏作家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收藏 邀请 举报 分享到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验证码 换一个

第一营销网 ( 豫ICP备05012844号

GMT+8, 2017-11-23 06:08 , Processed in 1.11811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第一营销网 河南销售与市场杂志社有限公司

© 1994-2012 www.cmmo.cn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