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售与市场网

从 K型分化到二元对立

2022-9-22 09:37| 查看: 20358| 评论: 0|原作者: 文 | 香 帅

摘要: 曾经我们说“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捍卫你说话的权利”。现在世界变了,变成“我不同意你的观点,所以我坚决反对你的每句话”。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年开始,全球经济形势下挫,但从2020年4月到2020年年底,中美 ...


曾经我们说“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捍卫你说话的权利”。现在世界变了,变成“我不同意你的观点,所以我坚决反对你的每句话”。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年开始,全球经济形势下挫,但从2020年4月到2020年年底,中美资本市场却一路高歌猛进(见图1)。但并不是每个行业都欣欣向荣。随后一年多的时间,全球数字巨头们的财富像吹了气球一样膨胀,失业人口却不断创出新高;奢侈品 LV、香奈儿门庭若市,但 ZARA、H&M这些快时尚品牌都暴跌百分之四五十;股权市场上,头部企业被资金疯狂追逐,大部分项目却无人问津。

要怎么理解这些经济和金融背离的现象呢?当时我们描述了一个 K型分化的世界:有钱人复苏得更快,大城市复苏得更快,数字化行业复苏得更快。用一句很文艺的话来说,“没有同一个世界这种说法,只有不同的人间”。

时间到了2022年,我猜很多人大概跟我一样,起初心里都模模糊糊能感觉到这一两年改变了很多,却又不知从何说起。但2022年的变化和2020年的分化一定是密切相关的——国家分歧、财富收入差距、经济形势的好坏、教育文化背景的差异,都呈现出 K型,只是这个 K型在走向极致。

去年11月,我看到这样一条新闻——哈利·波特的世界屏蔽了《哈利·波特》的创作者 J.K.罗琳,起因是 J.K.罗琳在推特上稍微表达了一点对跨性别话题的不满,她表示自己尊重所有人,但觉得“只能用‘来月经的人’形容原生女性, WOMEN(女性)这个词需要将跨性别者包括进去”这样过度形式化,过度政治正确。结果舆论哗然,罗琳家里收到堆积如山的“死亡诅咒”,以赫敏和哈利角色走红的明星也跟她划清界限,哈利·波特的网站干脆把罗琳的名字和信息都删得干干净净。曾经我们说“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捍卫你说话的权利”。现在世界变了,变成“我不同意你的观点,所以我坚决反对你的每句话”。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从2020年到2022年,我们从 K型分化来到了一个二元对立的世界。

于是,一条从 K型分化到二元对立的完整脉络,浮现在了我的眼前。K型分化从何而来?为什么这两年,在讲究供需均衡的资产世界里,二元对立的趋势在加速?这对我们的资产配置有什么影响?

K型分化: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K型的世界里,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上下两条路的分界特别清晰。从全球范围来说,未来10年的发展方向就叫作“消失的中间层”。

美国从30多年前开始出现这个现象。从1978年到2021年,前1%的富豪的财富占比从22%上涨到35%,而40%―90%这个中间层的财富占比则从37%下降到29%。随着中产的衰落,代表中产的轻奢、实用型市场开始走下坡路,奢侈和廉价成为消费的两种主流倾向。同时,优质教育、医疗、文化的溢价更高;富庶繁荣的加州、纽约、华盛顿特区和衰败的“铁锈地带”的对立和张力越来越大。无论是财富、社会阶层、城市还是消费,美国温和的中立地带都正在消失。

所以,“消失的中间层”指的并不是中产阶级的消失,而是全球劳动力市场、企业增长、消费模式、个体财富,甚至城市竞争等全方位的头部效应和分化加剧。这些词的背后,是普通人的职业、收入、房产、财富变动的点滴悲欢。

如果这个趋势是历史的冰山,那么这座冰山是怎么形成的呢?简单说,是之前半个世纪全球技术进步和金融深化演进的结果,更具体地说,数字化和负利率是主要驱动力。

以数字化为代表的技术进步提升了效率,促进了增长,但它同时是一种高度偏向性的技术进步,导致劳动力市场向两极分化。

同一时期,全球还有个显著现象,就是市面上的钱越来越多,利率越来越低。一方面,低利率环境会刺激金融资产价格的上涨,拥有更多资产的富人进入“钱生钱”的正循环。另一方面,低利率环境也刺激了金融加杠杆的行为,资产泡沫越来越成为常态,而资产泡沫的受害者经常就是中产阶级。这一切都加剧了财富的分化,让“消失的中间层”的情况更加显著。

而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恰恰助推了数字化和负利率:一是疫情后全球数字化进程提速;二是各国为防止萧条,均采取了史无前例的大放水,全球利率水平再下一个台阶——这也是我们现在看到的 K型分化的根本原因。换言之,这场疫情加速了历史演化的速度,让“历史的冰山浮出了水面”。

所以未来10年,是一个从增长转向分配的时代。分化是大趋势。不管是职业、城市、行业,还是资产,都是如此。此时对个体而言,选择会变得更为重要。不看清楚潮水的方向,就会事倍功半,甚至被浪潮湮没。

二元对立:人类社会的螺旋式上升

如果说2020年的疫情后 K型分化让我们以为历史已经足够惊心动魄,来到2022年却发现,其实更剧烈的变化就在不远的前方等着我们。

今年受俄乌冲突影响,全球商品价格大幅上涨,能源价格出现了自1973年石油危 机以来的最大涨幅,食品类大宗涨幅为2008年以来最高。全世界罕见的供给短缺问题依然在持续。主要经济体通胀飙升,美国接连刷新40年通胀纪录。更让人目眩神迷的是各种新资产、加密货币、NFT(非同质化代币)争先恐后地涌上历史舞台,刷新着快速造富的神话,又造就一夜崩盘的噩梦。

中国的情况更加复杂。随着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的公布,中国社会“未富先老”的压力从家庭弥漫到整个社会。年轻人发现自己生活在“撕裂”中:一方面,是国家民族崛起的与有荣焉;另一方面,个人却看到了生存和发展的天花板:房企爆雷,村镇银行风险频发;教育和学历内卷,高校毕业生人数超1000万,竞争激烈,上升的路似乎越来越长、越来越难。

曾经风光无限的互联网平台企业遭遇了21世纪以来最大的风浪:阿里被立案调查,拼多多和美团都因为劳资关系问题被点名……信号灯一次次亮起,一直到滴滴罔顾监管,闯关美国上市,被罚80.26亿元,彻底引爆了数字平台的信任危机。

疫情的反复,让相关的餐饮、商铺都在焦虑中寻找出路。

一级市场上,中晚期项目基本募不到钱。二级市场上,股指仍然徘徊在10年前的水平,接近80%的白马股上半年下跌,煤炭成为上半年申万一级行业里唯一上涨的行业。

房地产调控力度空前,行业冰封带来的系列反应,不是一个“房价下跌”就可以诠释的。2021年9月,从恒大爆雷开始,房地产行业的流动性危机爆发,信托、债券违约,地方银行和平台公司如履薄冰。

每个人都在问,未来会变好吗?无论你是公务员、 IT从业者、创业者、北漂打工人,还是自由职业者、企业家、小业主、小老板、投资人……我们大概都明白了,自己的命运和时代大势密不可分,时代的任何风吹都会引发个体职业生涯、家庭财富、人生际遇的“草动、幡动、心动”。

我经历过这样一个饭局,10分钟寒暄后,当大家开始聊以后什么赚钱的时候,氛围就开始不对劲了。争论最先从宁德时代是不是有泡沫开始,一拨人觉得“估值太高”,一拨人从新能源的星辰大海说起,一直上升到“茅台除了贵没啥优点,还不如江小白”。等说到数字货币的时候,对立更加尖锐。有人肯定地说,这就是“郁金香泡沫”,玩币圈的则轻蔑一笑,从技术创新到社会制度变革,断言天地将焕然一新。谁也说服不了谁,吵得脸红脖子粗,最后啥结果也没有。

我不知道你感觉到没有,现在任何正经话题都很难心平气和地聊天,也不要说什么求同存异,因为没有什么共识,大家就各自为自己所相信的买单好了。个人如此,国家地区之间的共识也同样变弱了。

为什么会走到这样一个二元对立的局面?著名投资人达里奥有篇讲长周期的文章,给出了很好的答案。达里奥认为过去几百年,推动着人类社会螺旋式上升的主要是几股力量,我总结了一下:

第一股是货币之力。过去几百年,全球总是有货币霸主的,从荷兰盾到英镑,后来美元又接棒成了世界储备货币。人类欲望总是如此,当拥有权力之后,就很容易滥用权力,尤其是世界储备货币可以带来无尽财富的权力。但任何事都有成本,金融危机和疫情后的两次美元大放水,让美元的信用基础受到影响。

第二股是国家之力。大国崛起,自然会改变当前世界的格局和博弈态势。从20世纪50年代之后的60来年,是美国领导的单极秩序,而这10来年,中国崛起的态势很明显,所以世界已经与之前的稳态结构有所区别。

第三股是观念之力。从全球范围来看,财富增长的过程中往往会伴随一个不平等加剧的过程。财富越增长,越不平等,这在人类社会从来没有改变过。财富两极化时,人类的思考路径一定会南辕北辙。举个不怎么恰当的例子,马斯克每天琢磨怎么上火星,改变世界,而住在停车场的有色人种想的是明天怎么把饭拿到手。这种观念上的分歧根本不可能协同。

回头想,在过去70多年人类高增长的黄金岁月中,这三股力量都在慢慢地塑造和改变着我们的世界,从一条上升的宽阔航道进入不断分岔的K型世界。只不过这几代人都只活在历史这一小段碎片里,路径依赖让我们忘了历史的真正面目。

除了这三股大的力量之外,还有两股更长周期里的力量,一股是偶然事件,一股是长期事件。

第一股长期力量是技术之力。这是最大的力量,也是让人类社会的整体曲线看上去呈现出一个向上趋势的力量。但过去30年的数字化技术,其实主要在需求侧发力——过去30年的互联网革命,主要是在信息端进行改造,改变了需求端零散和被动的局面。这些技术对供给侧生产力的改变不大,所以这加剧了收入的分化。现在全球都在等待一个契机,一个能提升人类生产力的技术出现。因为只有那些能够提高生产力的技术变革,才能创造全社会的增长共识。

第二股长期力量是自然之力,比如地震、海啸、瘟疫等。前面四股力量驱动的人类社会进程,往往会因为这种偶然事件而加速或者改变航道。像黑死病就改变了欧洲的发展,小冰期加速了明朝的覆灭,麻疹和天花帮助欧洲殖民者占领了美洲新大陆,等等。

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出现之前,前面几股力量已经逐渐塑造了 K型的社会状态,正是史无前例的疫情将这些力量的冲击加强了数倍,原本可能需要三五年才会发生的变化,现在被自然之力一推,就将我们推到了二元对立的世界中。

世界在变化,我们该怎么办

这是一个大变局时代,你和我都别无选择,所以必须真正深刻地理解这个时代,理解它的全局、行业、资产的变化脉络究竟是什么,才能更好地走进时代。2021年,这条脉络的来龙和去脉在我的脑海里都变得比较清晰。我曾用了三个词来形容这个脉络。“熟经济”:从2012年中国基本完成工业化开始,中国经济逐渐进入“中年期”,积累了一定的财富和经验值,但内在的增长冲动已不复当年。2021年,中国的人口年龄中位数达到 38.8岁,无论城市、行业还是企业,都面临着不惑之年的“中年危机”。

“新常识”:从2018年党的十九大开始,中国经济和社会正式进入了“成年期”。对于一个中年人来说,他不仅要“继续生长”,更要承担“上有老下有小”的责任,要面对外界完全不一样的要求和评价体系。这也意味着,很多之前关于资本、互联网经济、企业责任和税收的常识,需要在这个新的逻辑下来重新理解。

“梦资产”:从投资上来说,“熟经济”意味着增速下降,超高收益项目变少,“可投项目集”会进一步收窄。而对于中国这样体量的经济体来说,“熟经济”还意味着巨额的存量财富需要找到保值和增值的途径,所以股权市场的头部效应会更加显著。加上新技术、新时代的冲击,资产的定价开始逐渐失去价值的“锚”,变得以梦为马。大起大落的估值,暴富暴穷的故事,大概会在我们的时代不断闪现。

写下这三个词也让我感到一阵释然:过去、现在和未来的重峦叠嶂,似乎有了一个完整的布局,我们可以看清楚明天的、明年的方向。但同时我也感到压力——看上去,今天比过去更险峻,未来则比今天更不确定。

确实如此,你会发现,越来越多的资产价格就像一场“叙事”——信,则是未来,不信,则是故事,中间没有什么缓冲地带。在一个二元对立的世界里,我们该怎么办?很抱歉,这是一个缺乏确定答案的世界。从普通人的角度来说,“什么是对的”这个事情没有人能替你做决策。一个人只能挣认知内的钱,认知当然可以拓展,但是请务必想清楚这是真认知,还是假认知。

至此,对个人来讲,未来的脉络也有了大致的方向。

一是忍。找到了“势”之后就躺着,相信时间的力量。

二是波段式价值投资。做波段对普通人来说,需要一点纪律,就是不做左侧,做右侧。

三是看小不看大,找细分赛道。毕竟,中国最大的红利仍然是超大规模性,要绕道而行,实现发展。

但是要注意两点:第一,心态需要稳,未来很难躺赢,需要且行且珍惜。第二,投资玩的是不确定性而不是确定性,所以投资不再单单去追求收益,安全性也必须被考虑到。

如果你想清楚了,要向着未知世界去远行,别忘了扣紧安全带,尤其有家小的;如果你打算固守大陆,也可以看看远方,或者在沙滩、在近海,来个小旅行。(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香帅的金融江湖)


更多资讯请关注销售与市场微信公众号。

销售与市场网 www.cmmo.cn(作者: 文 | 香 帅)
责任编辑: 赵艳丽     责任校对: 肖亚超     审核:徐昊晨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来源于第三方平台,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酷毙

雷人

鲜花

鸡蛋

路过
收藏 邀请 分享到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销售与市场官方网站 ( 豫ICP备19000188号-5

GMT+8, 2022-10-5 20:59 , Processed in 0.03209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销售与市场网 河南销售与市场杂志社有限公司

© 1994-2021 www.cmmo.cn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