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料电话: 15670616303

销售与市场网

销售与市场网 首页 微观点 查看内容

曾是河南最牛百货,年赚120亿,如今欠债7000万黯然闭店,一代传奇为何落得如此下场?

2020-4-3 09:39| 发布者: 刘尧| 查看: 183537| 评论: 0|原作者: 刘会会

222摘要: 从创造3年4.21亿元天价租金,到亏损数亿黯然闭店,大商金博大只用了14年的时间,让人可惜的同时,也不禁感叹百货业的举步维艰。


从创造3年4.21亿元天价租金,到亏损数亿黯然闭店,大商金博大只用了14年的时间,让人可惜的同时,也不禁感叹百货业的举步维艰。

大商金博大只是现下百货业的一个缩影,尤其是疫情的突然来临,加快了实体零售大变局的速度,让传统百货更是苦不堪言。

但,海明威曾经说过,生活总是让我们遍体鳞伤,但到后来,那些地方一定会变成我们最强壮的地方。相信在危机之中,百货业能够在巨浪中得到跃升。

14年前大商以4.21亿元天价租金抢占二七商圈制高点,14年后却亏损数亿黯然离场,我们见证了一代明星百货的辉煌与黯然。

3月31日,大商集团“1号店”金博大店正式闭店。


从3月27日开始,就有传言金博大即将闭店,但让金博大内部品牌商家们没想到的是,这一天会来得这么迅速。金博大的突发闭店,将商户们打了个措手不及,金博大也被推向“风口浪尖”,一时成为人们的焦点。

“我们一下子就是订几百万的货,你(金博大)突然决定关店,这让我们怎么办啊?”一位站在金博大门口的商户心酸地说道,其中也有商户当场落泪。同时,相比金博大闭店,商户们更担心的是,还有十万甚至上百万的货款未结清。据统计,商户们将直接损失7000余万元。

面对外界种种对金博大闭店的猜疑,大商运营副总鲍知言表示,“金博大店天价租金业内皆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甩掉‘包袱’,利于优化大商在郑州布局。”

其实,除了大商金博大之外,大商在郑州内的紫荆山店、中原新城店、大商新玛特、郑州国贸总店也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

3月27日大商麦迪逊城市奥莱金博大店内

传统百货是大商集团主营业务之一,受传统电商及消费客群的影响,传统百货早已是蹒跚前行,在大商金博大闭店之前,其他商场也曾面临关店风波:

2019年9月,大商千盛生活广场富田店因与业主纠纷关店数日;

2018年,大商超市绿城广场店,在租赁合同未到期的情况下闭店;

2017年1月,大商新玛特洛阳总店突然关店,与业主和商户矛盾重重;同年,开封千盛、新乡新玛特千盛店闭店;

2016年3月,大商郑州嵩山路店发生闭店风波,因欠租金及相关费用超过3个月,物业方宣布解除双方租赁合同。

同时鲍知言还表示,大商郑州地区集团剩余的15家店亦在按节奏做相应升级改造,大商集团关闭“1号店”只是一个开始。

曾一度令郑州市民骄傲、怀念的金博大,突发闭店的同时让人忍不住道一声可惜。然而,在这股疫情带来的长尾影响下,大商金博大紧急止损的窘状,只是整个百货业下的一个缩影,这背后更是验证了两点事实:

一是,受电商冲击,原本应是商场主力的消费者,已经习惯在淘宝、京东等平台进行购买,造成大批消费者流失;

二是,原本已成颓势的百货业,由于疫情的原因,“金博大”们不得不思考如何面对加速度下的实体零售大变局。

1
河南曾经的“金字招牌”,
究竟有多牛?

传统百货是大商集团的主力业态之一,但那只代表着过去。大商金博大从辉煌到颓败也验证了那句:时代要抛弃你,从来都不会眨一下眼睛。

曾经的金博大购物中心究竟有多牛?

“金博大”对河南商业来说,是一个堪与“亚细亚”比肩的符号,不论其如何易手,在河南人心中的位置都非比寻常。

1997年,在河南商界旗舰“亚细亚”折戟全国市场后,“金博大”接过河南商业的大旗,迅速崛起于二七商圈,成为河南商业最耀眼的金字招牌。


2002年全年实现销售8.7亿元,其中百货销售5.7亿元,位居全市第一位。为国家上缴税金4500万元,安置下岗、失业人员400多人,经营业绩位居郑州商业前茅。

当时,金博大购物中心与丹尼斯集团在河南并称“双子星”。整个市场几乎长期被丹尼斯和金博大购物中心垄断。

随后,便是轰动整个中原商界的“金博大租赁权拍卖”事件。

2006年4月20日,“金博大”商场3年期租赁经营权公开拍卖时,出现惊人一幕:

"
在六路商界大佬,包括丹尼斯、巴黎春天、北京华联、银泰百货等激烈竞逐下,经过83次激烈搏杀,最终,“金博大”的租赁经营权以当时4.21亿元的天价,被来自大连的大商集团收入囊中,创下了当时国内零售业“天价租金”的传奇。
"

“这是在意料之内,也是在意料之外。”对于最后的成交价,大商集团副总裁楚树臣在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坦言确实有点高。他说:从单店经营角度来讲,这个价位谁也接受不了,大商集团是从全国的发展战略来考虑的,把郑州当做一个重点发展地。


2012年,大商郑州集团年营业额达120亿元,进入全国“百亿俱乐部”。但随着互联网、物联网的快速发展,金博大同大多数的实体百货一样受到巨大冲击。

同时,曾为人津津乐道的“天价租金”埋下的祸根,也使金博大最后成为大商不得不甩掉的一个“包袱”。

金博大连年亏损的数据更是直接验证了这一点。

资料显示,2015年,郑州金博大店营业收入99763.36万元,营业利润亏损约1.64亿元。由此,对大商股份净利润的影响达到了10%。

2016年至2018年,大商郑州金博大店更是连续三年持续亏损。根据大商金博大的相关财报数据,三年净利润分别为-1.05亿元、-1.17亿元、-1.44亿元。

因此,对于当时的大商金博大来说,如何转型求变、扼腕止损,寻找富有竞争力的经营方式和业态布局是当务之急。

2
自救:
从集团“大换血”到“联姻”麦迪逊

作为大商在河南开疆拓土的第一步,金博大对大商具有特殊的意义,所以在闭店之前,大商也曾积极“抢救”过。

2019年元月,大商集团总裁吕伟顺亲自下场,试图对金博大经营不善、管理团队等问题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
大商集团大庆地区集团副总裁邵泰杰,调任大商郑州地区党委书记、副总裁;大商沈阳地区集团副总裁陈敬霞,调任大商郑州地区集团总裁。此后,沈阳、鞍山、大庆等大商既有强势区域援兵,不断向郑州驰援。

金博大店作为大商入豫的旗帜,必是被“抢救”的第一对象。但无论是房租成本、遗留旧疾,还是团队跨地域作战的适应力,决定了金博大的“自救”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

同年,在自救乏力的情况下,大商郑州集团决定借助外部力量的加盟,以城市奥莱业态转型为突破口,再次踏上自救之路。其实不单单是大商金博大,在百货业举步维艰之时,王府井百货锦艺城店、北京华联郑州店等都将城市奥莱看成了郑州百货的“救命稻草”,百货业的转型之路会顺利吗?

"

就目前的结果来看,金博大的希望落空了,它高估了“美国最大的奥特莱斯供应商之一”的麦迪逊,在开业时“3天3夜不停歇”的活动过后,大商金博大又再次归为沉寂。

同时由于疫情的原因,前期投入大量装修、招商、营销等费用的麦迪逊,仅仅经营了两个月的时间,也是损失惨重。由此,大商金博大新一轮的抢救计划再次流产。


所以,在各行各业都受到疫情困扰的背景下,原本就面临持续亏损、租金上涨等各方压力下的大商金博大店,更是雪上加霜。奄奄一息之下,选择闭店是明智之举。

回头望去,从1997年伴随着亚洲金融风暴逆势开业的金博大,到成就国内单体百货的顶峰,再到2020年突然闭店,在郑州度过23年时间的金博大在此次闭店后将何去何从?这是大商金博大必须面临的问题,同时也再次向传统百货业敲响警钟。

3
“金博大”们只能坐以待毙吗?

随着移动互联网、电商的快速发展以及消费客群整体年轻化的趋势下,一些传统百货体量小、规划老旧、业态单调等因素,已经无法满足消费者体验化场景和一站式购物的需求。不聚客、体验感不强、没有自己的特色,让传统百货的劣势越发凸显。

尤其是疫情的突然来临,更是将传统百货们打个措手不及。所以,在这场实体零售的危机中,谁反应越快,谁才能避免被淘汰掉。

虽然目前的百货商场正试图挣脱掉线下的枷锁转战线上,但一切还都处于摸索阶段,最后的结果谁也无法确定。所以本文提几点建议,供各位参考:

1. 调整线上经营策略,打通“云购物”通道

线下实体的本地化、社区化是传统百货上线的主要优势,虽然疫情导致的客流骤减,但是顾客不出门不代表没有购物需求。

这时,相比电商平台,同城商场专柜在距离、配送等方面更具有优势,可以最大化地发挥本地商圈的价值。

据赢商大数据显示,全国超过三分之二的商场都在疫情期间推出线上购物,主要是通过嫁接小程序来实现。


从目前实体零售业采取的一些措施来看,建微信社群、朋友圈微商式带货,开设线上商城、全员网络直播等,是品牌方们转战线上的主要方式。同时,这种方式也决定了“柜姐”在其中的重要性,“柜姐”们可以利用社群、朋友圈打开线上通路,将流量在线上运营起来,转化为自己的私域流量。

2.SKU数量一定要做减法

对于SKU数量,社交新零售专家陈海超表示,2020年,企业应该以生存为首要任务,99%的企业应暂缓新品开发节奏,以求获得暂时喘息的机会。

他认为,消费者宅家,消费需求不会消失,但受疫情影响,消费者的消费频次及消费强度必然会受到波及。

换句话说,2020年,绝大部分企业不应过多花费成本研发新品,甚至还要精简公司现有的SKU结构,减少SKU数量。

在过去,消费者需求的爆发导致供给的爆发,这驱使着企业及品牌都在做加法,但增加SKU数量,加大了消费者的选择成本。目前我们可以看到,严选模式已经逐渐成为主流,无论是Costco,还是国内的盒马鲜生,皆采用严选模式,以便让消费者在更短时间内找到自己想要的商品。

同样地,品牌方在直播带货时,也应该将SKU数量精简,针对特定或某一系列产品具体介绍、推荐,而不是将线下的产品一股脑全搬进直播间,增加消费者的选择成本。

3.线上也要抓住“人货场”

从“人货场”的角度而言,对于购物中心,相较于短期卖货,它更强调的是消费者的体验感以及服务感知,使消费者沉浸其中并形成时间和频次上的多重消费。

同样的,购物中心的线上化,也并不是以短期卖货为主要目的,核心还是做“场”、做连接,连接的两端一端是顾客,另一端则是商户。这要求购物中心在线上运营时,应当将商户的活跃度和会员新增、会员活跃度作为重点运营目标,最后才是线上订单成交的问题。


因此,做线下时,百货业态可以通过体验、场景、服务吸引顾客,但是在线上是通过推荐和分享购买为主,从而形成消费闭环。这对于购物中心和卖家会有一个双向的好处,即商户可以将购物中心的公域流量转化为自己的私有流量,反之则亦然。

4
总 结

若按照正常的商业运作,大商金博大或许还有机会续命,但突如其来的疫情好似催化剂,加快了其走向灭亡的速度!大商金博大只是众多百货一个小小的缩影,众多百货的转型、自救每天都在上演,有的如大商金博大一般,面临闭店、拖欠商户货款的情况,也有的反应迅速,快速在线上站稳脚跟。

海明威曾经说过,生活总是让我们遍体鳞伤,但到后来,那些地方一定会变成我们最强壮的地方。相信在危机之中,百货业能够在巨浪中得到跃升。

2020年,共勉。

酷毙

雷人

鲜花

鸡蛋

路过

销售与市场网 ( 豫ICP备1900188号-5

GMT+8, 2020-6-1 03:52 , Processed in 1.09575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销售与市场网 河南销售与市场杂志社有限公司

© 1994-2019 www.cmmo.cn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