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营销网

第一营销网 首页 资讯 查看内容

"奶白兔"雪糕貌似"大白兔"被下架 牵出冠生园之争

2019-4-16 09:21| 查看: 4345| 评论: 0

摘要:   今年3月,一款大白兔冰激凌火爆美国,国内消费者呼唤本土“大白兔”创新产品,而近日,一款外观近似大白兔奶糖的“奶白兔”奶糖口味雪糕,出现在某电商平台。这款雪糕的标称企业为“宁波冠生园”,让一些消费者误 ...

  今年3月,一款大白兔冰激凌火爆美国,国内消费者呼唤本土“大白兔”创新产品,而近日,一款外观近似大白兔奶糖的“奶白兔”奶糖口味雪糕,出现在某电商平台。这款雪糕的标称企业为“宁波冠生园”,让一些消费者误以为是拥有大白兔品牌的上海冠生园推出的新产品。

  这款“奶白兔”雪糕随后被下架,商标专家指出,“奶白兔”的包装、装潢与“大白兔”的包装、装潢,“宁波冠生园”的名称、字号与上海冠生园均较为接近,可能构成违法情形。此事也牵扯出上海冠生园与宁波冠生园的商标纠纷。而上海冠生园在商标维护上付出了不少心力。

  “奶白兔”雪糕貌似大白兔奶糖已下架

  近日,有网友在社交平台晒出“宁波冠生园”生产的“奶白兔”奶糖口味雪糕。4月12日,新京报记者在盒马鲜生APP上搜索到这款雪糕在正常售卖。有媒体称,这款雪糕在盒马鲜生线下门店同样有售。

  从商品包装来看,这款“奶白兔”奶糖味雪糕,规格为每盒为70克×5支装,单个产品外形似奶糖,包装主要采用蓝白红配色,主形象则是一只直立奔跑的兔子。整体上与大白兔奶糖较为相似,导致许多消费者认为是大白兔品牌的创新产品,有网友表示,“很开心能看到从小陪伴到大的零食能有更多的创新”,“看到包装时,本以为是大白兔奶糖出的冰激凌,雪糕口味与大白兔奶糖的味道并不相同。”

  不过,这款“奶白兔”雪糕不久即被下架,4月15日,新京报记者在盒马鲜生APP已经搜索不到这款雪糕。盒马鲜生相关负责人曾向界面新闻表示,该款商品为试卖商品,下线属于正常动作。目前,这款“奶白兔”雪糕已经从盒马鲜生线上和线下门店全面下架。

  “宁波冠生园”与上海冠生园无关

  “奶白兔”雪糕包装上标有“宁波冠生园”字样,其标称委托方为宁波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被委托方则为宁波冠生园雪山食品有限公司。工商信息显示,宁波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11月,经营范围包括预包装食品的批发、零售,普通货运以及冷库的冷藏服务。

  天眼查信息显示,宁波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仅有两位自然人股东,分别持股51%、49%,而宁波冠生园雪山食品有限公司为其控股子公司,持股比例为61.74%,其余股份则由另外两位自然人持有。而拥有“大白兔”品牌的上海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旗下虽有众多子公司,但其中并无宁波冠生园的名字。

  4月15日,新京报记者致电宁波冠生园,一位工作人员称,公司与上海冠生园没有关系,而所生产的“奶白兔”雪糕也与上海冠生园没有关系,但对于销售情况等不知情。而也有媒体称,上海冠生园的母公司光明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宁波冠生园、宁波冠生园雪山食品有限公司与上海冠生园均为独立运营的公司,不存在隶属关系。

  专家指“奶白兔”可能侵权“大白兔”

  4月15日,中华商标协会副秘书长臧宝清告诉新京报记者,从中国商标网查询可知,“大白兔”文字及图形商标未在3013(雪糕所在群组)取得注册,但已经提出了注册申请;有宁波的自然人在该群组申请“奶白兔”商标,但已经被驳回。

  臧宝清认为,从目前了解的事实看,虽然雪糕和奶糖在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上不在同一群组,但原料、消费对象等密切相关。首先“奶白兔”雪糕与“大白兔”文字、图形均较为接近,考虑到“大白兔”的知名度、标志的近似度和商品的相关性,易导致公众混淆,可能构成违反商标法所列情形。

  此外,臧宝清表示,“奶白兔”使用的商品包装、装潢与“大白兔”的包装、装潢,“宁波冠生园”的名称、字号与上海冠生园均较为接近,引人误认为是他人商品或者与他人存在特定联系,考虑可能构成违反不正当竞争法所列情形。

  上海冠生园曾告赢“宁波冠生园”

  实际上,这并不是宁波冠生园与上海冠生园的第一次“交锋”。天眼查以及宁波当地媒体报道信息显示,早在2014年1月,宁波海曙法院曾受理上海冠生园食品诉宁波冠生园侵害商标权纠纷,法院经过调查,确认宁波冠生园存在侵权行为,但败诉的宁波冠生园始终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构成侵权,还对上海冠生园的诉请表示费解。

公开信息显示,冠生园品牌创始人是民国初期到上海经商的广东人冼冠生,最早经营粤式茶食、蜜饯、糖果。1925年前后,上海冠生园在多地开设分店,在武汉、重庆投资设厂。1956年,因公私合营,冼氏控股的冠生园股份有限公司解体,上海总部“一分为三”,各地分店企业都隶属各地,与上海冠生园再无关系。1996年,上海的工业冠生园和商业冠生园“两园”合并,统一上海冠生园字号,成立冠生园(集团)有限公司。

  而“冠生园”在商标维权之路上也倾注了心力。工商信息显示,上海冠生园涉及的侵害商标纠纷诉讼有二三百起。2012年2月,上海冠生园诉被告苏州市冠生园食品厂侵犯商标专用权一案胜诉。南京中院判决被告停止生产、销售侵害原告拥有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以及为维权支出的合理费用50万元;在相关媒体刊登启事,消除侵权影响;规范使用企业名称。

  北京市律师协会商标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北京东卫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刘晓飞曾认为,食品领域品牌非常重要,也是非常容易受到不法商贩的关注和抢注,因此正规企业应该积极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酷毙

雷人

鲜花

鸡蛋

路过
收藏 邀请 分享到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第一营销网 ( 豫ICP备05012844号

GMT+8, 2019-4-26 23:37 , Processed in 0.07529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第一营销网 河南销售与市场杂志社有限公司

© 1994-2012 www.cmmo.cn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