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营销网

第一营销网 首页 资讯 查看内容

乐视危机下酷派自救 潮商大佬紧急输血

2017-11-8 10:03| 查看: 4928| 评论: 0

摘要: 导读:大股东乐视的资金危机,叠加自身的经营问题,让24岁的酷派集团又一次走到了命运的转折点,这一次,它还能闯关成功吗?在原CEO刘江峰于8月底离职,酷派老臣蒋超接过帅印之后,酷派打出了一套还贷、发债、卖地、 ...

导读:大股东乐视的资金危机,叠加自身的经营问题,让24岁的酷派集团又一次走到了命运的转折点,这一次,它还能闯关成功吗?在原CEO刘江峰于8月底离职,酷派老臣蒋超接过帅印之后,酷派打出了一套还贷、发债、卖地、投资的“组合拳”,似乎在向外界传递酷派资金面复苏的信号。这其中,尤为引人注意的,是10月18日酷派宣布向BVI(英属维尔京群岛)离岸公司中洲企业成功发行5.82亿港元(约合4.95亿人民币)可转股债。需要指出的是,作为认购方,中洲企业一旦行权,最多可获得约16.6%的酷派股权,成为仅次于乐视的第二大股东。根据蒋超微博披露,中洲企业背后老板,为潮汕商人,深圳中洲集团董事长黄光苗。黄光苗,会像当年的贾跃亭一样成为酷派的救世主吗?酷派会因此重获新生吗?

此前深受大股东乐视危机影响,被传资金告急、卖地自救的酷派集团(02369.HK),近一个月来打了一套还贷、发债、卖地、投资的“组合拳”,似乎在向外界传递其资金面复苏的信号:

9月27日,酷派公告此前向其追债的平安银行(000001.SZ)和宁波银行(002142.SZ)撤诉,原因是酷派偿还了对平安银行的欠款;

10月17日,酷派公告引入深圳星河地产控股公司,共同开发酷派信息港三宗土地,预计货值超过百亿元;

10月18日,酷派宣布向中洲企业有限公司(下称“中洲企业”)成功发行可转股债,获得5.82亿港元(约合4.95亿人民币)经营性资金;

10月28日,酷派被曝与江西经开区签约总投资50亿元的酷派国际智能手机生产项目。

虽然仍处于内忧外患之中,但多位酷派人士向网易财经证实,公司发展的大方向已经确定:将手机业务重心转移至国际市场,国内仅保留地产业务。为此,酷派中国区已经完成了一轮大裁员,有的部门被“一锅端”。

在此期间,最让CEO蒋超等酷派高管憧憬的,也是最让外界充满遐想的,无疑是中洲企业背后老板,潮商大佬黄光苗的出现——作为酷派可转股债的认购方,中洲企业一旦行权,最多可获得约16.6%的酷派股权,成为仅次于乐视的第二大股东。

黄光苗,会像当年的贾跃亭一样,成为酷派的救世主,让酷派重获新生吗?

南昌50亿项目瞄准海外市场

根据媒体报道,10月28日,江西南昌赣江新区经开(临空)组团的42个秋季项目集中开工和签约,其中就包括酷派集团的“酷派国际智能手机生产项目”。该项目集智能手机的研发、供应链、生产、销售和品牌运营于一体,总投资额50亿元,达产后年产手机1500万部,产值100亿元。酷派集团新任核心管理层之一,常务副总裁杜金彪出席仪式并签约。

网易财经发现,在本次签约前,已有一家名为“南昌酷派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南昌酷派”)的公司先期落户当地。该公司于2017年8月11日注册,由酷派新任CEO蒋超担任法人,注册资本8亿元,其中酷派出资6亿元控股75%,当地两家政府平台各认缴1亿元,持股比例均为12.5%。

吊诡的是,对于在南昌的这笔总投资高达50亿元的项目,酷派并未发布公告。网易财经日前拨打酷派投资者热线核实此事,工作人员告知并不清楚该项投资,有可能只是签订投资意向,并没有实际投资,“公司的市值才30多亿,高达50亿的投资一定会经过股东大会并公告的”。

“未经公告,说明该投资在酷派内部并未被认定为会实际发生。”香颂资本执行总裁沈萌向网易财经分析。不过网易财经查询到,南昌酷派的8亿元注册资金均为股东方“现金认缴”,包括酷派的6亿元出资,但酷派并未就此进行公告。“这个按理应该公告的。”沈萌说。

事实上,10月28日的这次签约,并不是酷派首次进军江西。2014年年底,酷派曾在南昌经开区投资了依偎科技(南昌)有限公司,打造了一个国内手机品牌“ivvi”,定位中高端市场,一度填补了江西本地手机品牌的空白。但在乐视危机爆发后,ivvi品牌80%的股权被卖给了深圳超多维科技有限公司,酷派目前仅持有20%的股权。

二次入赣,酷派的“打法”变了。这一次,酷派的国际智能手机生产项目“产品主要面向海外市场”。

中国区大裁员:有部门被“一锅端”

酷派将手机业务重心转向海外早有端倪。

根据媒体报道,在2017年5月被曝出解约300名应届生之后,酷派方面就曾对外透露,未来将主要发力海外市场。而多位酷派人士向网易财经证实,公司发展的大方向早已敲定,即把手机业务重心转移到国际市场,国内仅留地产业务。

为此,酷派内部进行了相关架构调整。

“我们整个部门都被撤了,我是最后走的那个人。”日前,一位曾归属于酷派中国区的某部门负责人告诉网易财经。据了解,酷派刚进行了一轮大刀阔斧的裁员,负责国内市场的酷派中国区的人员缩减得最为厉害,有的部门被“一锅端”,只留下运营部(负责运营商渠道)、地产部等部门的员工。

酷派最近的一次动作,也从侧面印证了其“放弃国内市场”的传闻。11月5日,有媒体曝出酷派位于深圳华强北的3家专卖店被撤。华强北作为华南手机行业的集散地,向来是手机界的“风向标”,手机企业在此的一举一动都引人关注。酷派此次关店行为,无疑验证了此前外界的猜测。

不过,酷派投资者服务热线的工作人员向网易财经澄清,公司并未放弃国内市场,“国内主要做运营商定制的千元以下的低端合约机,千元以上的产品则比较少,1年只推1-2款。”除了合约机,该工作人员称,酷派还有2016年推出的“COOL”产品系列。

COOL是乐视与酷派两个品牌结合的产物。2016年,乐视接盘酷派创始人郭德英的股份,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此后乐视挖来华为猛将刘江峰,委任为酷派CEO。刘江峰曾放出豪言,要在5年内帮助酷派实现销量过亿、手机业务重回行业第一、酷派集团市值过千亿等目标。COOL系列就是刘江峰一手操刀的产品。

而随着刘江峰的去职,COOL已沦为鸡肋。“做不下去了,”第一手机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向网易财经指出,“酷派的研发人员都流失殆尽,无法研发出旗舰产品,只能靠方案公司做随大流的产品,如何去支撑这个产品系列?”

不过孙燕飚表示,没有研发能力,并不影响酷派的海外市场,“海外的低端机,只需要方案公司出产品就可以了。”

走出“卖地自救”第一步

在酷派中国区的此轮大裁员中,幸存的地产部,或许是过去几个月中酷派最为繁忙的部门了。

在大股东乐视的危机阴影下,自身经营亏损的酷派遭遇供应商、银行催债,盘活土地资源成了最高效的自救方式。酷派通过十多年的发展在深圳、东莞等地囤积下来的土地,成了这个没落手机企业手中最值钱的资产。

酷派前CEO刘江峰曾对媒体表示,酷派有价值将近100亿的土地资源,大大小小的地产商很感兴趣。

在此前流传的酷派“卖地自救”传闻中,“绯闻”对象包括恒大、碧桂园等一线房企。此后多个消息源指向深圳的京基地产,后者被指入股酷派一事已经敲定,“连定金都支付了”。不过网易财经从接近酷派核心管理层的知情人士处获悉,酷派与京基地产的谈判已经停止,合作宣告流产,具体原因不明。

新的合作方同样是一家来自深圳的地产公司。10月17日,酷派发布公告,宣布与深圳市星华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星华安地产”)合作开发酷派信息港三宗土地,双方权益按照4:6比例分配。三宗土地总建筑面积20.14万平方米,预估货值超百亿元。据了解,星华安地产为深圳星河地产控股公司。

数位酷派人士都对网易财经表示,位于深圳南山区的酷派信息港,是目前酷派的总部办公所在地,也是酷派手中最值钱的土地。该项目共分三期建设,但目前一期工程仅建至地上十层便因资金问题停工。接下来,项目会随着星河地产的介入而重启,酷派的总部也将因此搬迁。

星河地产与酷派是仅在酷派信息港一个项目上合作,还是会在未来接管酷派的其它土地?星河地产方面对网易财经表示,“目前只是签订了初步的框架协议,一切以酷派方面的公告为准”。

不管怎样,酷派走出了“卖地自救”的第一步。

潮商大佬会成为接盘侠吗

几乎在酷派宣布与星河地产达成合作的同时,另一个合作伙伴出现。

10月18日,酷派发布公告,宣布中洲企业斥资5.82亿港元(约合4.95亿人民币)认购酷派可转股债。需要指出的是,中洲企业一旦行使债转股权利,最多可获得约16.6%的酷派股权,成为排在乐视之后的第二大股东。

“认购方可能是酷派找来接盘的白武士。”香颂资本执行总裁沈萌向网易财经分析。

前述酷派的公告并未透露中洲企业的具体身份。“这是一个BVI(英属维尔京群岛)离岸公司,你查不到它背后是谁。”酷派内部一位卢姓人士对网易财经表示。不过11月6日下午,酷派新任CEO蒋超亲自揭晓了谜底,他在微博上透露,此次认购方的背后老板,是潮汕商人,深圳中洲集团董事长黄光苗。

公开资料显示,中洲集团创立于1993年,是一家中外合资的综合性集团企业,业务涵盖房地产开发与经营、产业园区建设与企业孵化、基础设施投资、金融服务和股权投资五大板块,在深圳打造了中洲大厦、SCC中洲控股中心、大型购物中心中洲πmall等项目。

认购可转股债后,中洲集团是否会行权成为酷派二股东?又是否会在未来取代乐视的大股东之位?对于网易财经的问询,蒋超未予回应。

不过,蒋超在11月6日的微博中对于黄光苗的示好,似乎预示着酷派和中洲集团的“蜜月”已经开启。

“黄先生对本次向酷派发行CB(可转换债),全力支持酷派在美国及全球的手机及智能终端布局,对打造世界级的人工智能系统和设备公司的战略表示赞赏,并表示中洲集团作为香港和大陆的知名财团,将尽全力配合酷派发展壮大。”蒋超微博如是说。

这,像极了当年乐视入主酷派时的情景。“在酷派老员工心中,他(贾跃亭)就是救世主。”一位酷派老员工忆及往事仍充满感慨,“乐视进来的时候是尽可能去满足酷派——调薪、分期权,大家都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那是乐视的全盛时期,我们都一度以为迎来了新生。”

这一次,黄光苗会成为酷派的救世主吗?酷派会重获新生吗?




酷毙

雷人

鲜花

鸡蛋

路过
收藏 邀请 分享到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第一营销网 ( 豫ICP备05012844号

GMT+8, 2017-11-20 08:31 , Processed in 1.07881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第一营销网 河南销售与市场杂志社有限公司

© 1994-2012 www.cmmo.cn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