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营销网

第一营销网 首页 营销文库 查看内容

任正非为什么在华为内部到处“放火”?

2017-11-2 10:28| 查看: 1832| 评论: 0|原作者: 刘春雄

摘要: 现代管理的毒性,在工业文明里无解。现在是工业文明向信息文明的过渡期,传统企业仍然是工业文明的组织形态,即便互联网企业也是如此。
最近与一个老板交流,我说老板最后的归宿就是企业的“太上皇”。具体工作不管,但又有资格在企业出问题的时候管控方向。
老板的角色,就是为每个错误找到“挨板子的屁股”,可惜多数情况下,这个“挨板子的屁股”其实就是自己的屁股。但我们都知道,老板永远无法惩罚自己。老板错了,甚至可能连提醒的人都没有。
只要老板处在管理流程的角色,他就很难是清醒的。老板要想清醒,既要是内部人,又要成为旁观者。内部人有渠道获得信息,旁观者则比较清醒。
任正非就是这样一个非典型老板。

任正非在华为到底是什么角色?

任正非不是董事长,但影响力肯定超越董事长。
听他外传的讲话,他是个思想家,但人家干的又是实业。他在建设华为,但又在华为到处“放火”“闹革命”,因为他非常不满意这个体系。
任正非的分裂角色,就是站在工业文明最高峰的自觉。
华为有数万人,怎么把这么多人有序、高效地组织起来,而且能够管控风险?现代管理给出了答案:科层组织、专业分工、管理流程、KPI。工业文明时代管理标志性的东西,华为一个都不能少。
华为之大,内容管理之复杂,已经到靠人脑无法延伸至组织的边界,所以才有华为“削足适履”地推动IPD的做法。IPD是什么?是比ERP复杂得多的适用于高科技行业的管理体系。
然而,企业规模越大,支撑现代管理的支柱——科层组织、流程、KPI,必定走向它有利的反面。
诺基亚老总说过的那句话“我不知道做错了什么,但我们输了”,有人觉得很可笑,但很少有人能感受到他说这句话时的无奈。正是那种站在工业文明最高峰的无奈。
这种无奈,任正非肯定有。

现代管理有毒,毒在何处?

随着规模扩大,企业会产生很多结构性矛盾,即现代管理内生的矛盾。如管理幅度与层级、集权与放权、流程与KPI、法人治理结构与企业家精神等。
现代管理,就是为了应对规模化所产生的一系列问题。现代管理的内生性矛盾,基本无解。规模越大,中毒越深。
有专家研究巨无霸时期的AT&T,拿恐龙作类比。恐龙太大了,天下无敌。恐龙最大的敌人恰恰是它自己,因为太大就不够灵活。于是,专家建议AT&T解体,分裂为数个小型相互竞争的公司。后来,AT&T真的这么做了。
20世纪70年代,有专家就认为现代企业的规模已经达到了顶峰,但是随着更新的管理技术出现,规模还在无限扩大。但规模化所产生的内生性矛盾仍然无解,规模所产生的毒性仍然无解。
现代管理的毒性,就是现代管理赖于成立的东西,都会异化,并最终走向它的反面。
没有科层组织就无法形成规模,但科层组织很容易成为官僚组织。科层组织培养了一批既不在基层做事,也不做决策的管理层。
基于专业分工的管理流程,能够规避风险,但也影响效率。更不用说当管理流程一旦建立,它可能喧宾夺主,走流程比做事更重要。
至于现代管理集大成的KPI,让每个人都“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每个人可能都做对了,但企业可能做错了。
即使是互联网企业,其基本管理体系仍然是基于工业文明的体系。别看马云在外面唱高调,关起门来照样开批斗会。传统企业的问题,马云也少不了。
截至目前,现代管理还没有替代者。

任正非怎么给华为“解毒”

美国曾经流行过流程再造,但流程再造的思维,仍然是现代管理体系的。
观察任正非,在《华为基本法》出台和引进IPD的那个时期,他是现代管理体系的建设者。《华为基本法》,是集现代管理思想之精髓,是一套最完整的浓缩版现代管理思想体系。没有这套现代管理思想体系,就无法支撑华为这么大规模的一个企业正常运营。
当华为的现代管理体系基本定型之时,任正非变了,他成为现代管理体系有力的批判者。这套体系建立的时间越长,组织越容易僵化。让规模巨大的结构化组织充满活力是件很难的事情。
任正非不断在华为内部“放火”,虽然不知道他的本意,但从“放火”的内容看,我视为在给华为“解毒”。
因为现代管理的毒性主要来源于结构,如管理层级、管理流程、KPI等的异化,即“工具成为目的”,所以,任正非的“解毒”,主要着眼于三方面:一是动思想,二是动人,三是动组织。
组织是建立起来解决问题的,即市场导向。但组织一旦建立,它用于解决内部衍生问题的时间和精力,可能远胜于组织本身的使命。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任正非提出“班长的战争”“让一线指挥炮火”,能够从制度上做到吗?很难做到,但不如此又怎能唤醒组织的使命呢?
任正非亲身到一线,到尼泊尔、马拉维等小国,而且发表公开讲话,用意明显是让管理层、整个公司仍然具备市场导向。
不停地把组织结构内的人往前线送,让他们接受一线的洗礼。比如,任正非强调砍掉高层的手脚,中层的屁股,基层的脑袋。不让员工有安定感,不让员工长期在一个流程上,不断激活员工,包括建立“蓝军”,整建制调整人员,炮打管理层。所有这些,都是为现代管理“解毒”。
20世纪80年代,现代管理就已经达到了顶峰,以后再也没有能够写入教科书的管理思想。中国不过在完成对现代管理的追赶,并没有对现代管理有历史性的贡献。
现代管理的毒性,在工业文明里无解。未来的信息文明里,只有完成了彻底的组织再造,抽掉现代管理的两大支柱,才能彻底“解毒”,特别是科层组织。

编辑:
王    玉    289360562@qq.com


本文刊载于《销售与市场》杂志管理版2017年11期,转载请注明出处。

酷毙

雷人

鲜花

鸡蛋

路过
收藏 邀请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金销商
中国商家阵营,经销商第一权威自媒体平台!

第一营销网 ( 豫ICP备05012844号

GMT+8, 2017-11-18 01:15 , Processed in 1.06606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第一营销网 河南销售与市场杂志社有限公司

© 1994-2012 www.cmmo.cn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