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营销网

第一营销网 首页 资讯 查看内容

中国华信叶简明:“盛夏”与“严冬”仅一步之遥

2017-9-7 13:45| 查看: 4669| 评论: 0

摘要: 华信入股俄油经国外媒体公布出来,把我们列入国际能源十强,我们成为了焦点。十几年努力终于见到丰硕的成果,感觉到骄傲自豪,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我今天不是来和大家庆功,而是来警告失败的。因为你成为焦点,就意味 ...

华信入股俄油经国外媒体公布出来,把我们列入国际能源十强,我们成为了焦点。十几年努力终于见到丰硕的成果,感觉到骄傲自豪,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我今天不是来和大家庆功,而是来警告失败的。因为你成为焦点,就意味着你的每一个言行都会被放大,特别是缺点和不足,你不知不觉中就把人得罪光了;上到山顶可以登高望远,却也意味着向上你已经无路可走,三面可能都是悬崖,一失足会成千古恨。如果山顶正处于严冬之中,你一旦迟钝很快被冻僵,成为失败的标本。入股俄油让华信的发展步入“盛夏”,大家现在的心情也如同“盛夏”,其实整个传统油气业的“严冬”已经到来,这时候是最危险的。

俄油项目是中国华信近几年来最大的一笔投资,也是目前中国对俄罗斯最大的一笔投资,影响很大。我们做了很多事,完成了项目第一阶段的工作,取得了初步的成绩,整个过程非常快,也非常精准,其实背后也经历了不少的艰辛。当前媒体、各级政府、金融机构、学术界等各方面对我们俄油这个项目都很关心、关注,比如现在中外媒体都很关注这个项目,像美国《纽约时报》在内的所有大的媒体都进行了报道,评价都很正面。一件事能不能做成要看你有没有足够的能量,如果走的是正道,就会有这个能量,事情就一定能成。

但是,如果我们骄傲自满,好事就会变成坏事,就像李自成打到北京去,成功了,他这个点力量很大,但是因为他的思想意识没跟上,新阶段的战略管控没跟上,很快在山海关惨败,而且一败再败,再无翻身之日。我们今天这件事做得这么大,要有这个意识,不要给别人一种误导,认为俄油这件事做好我们就成功了,就可以躺在功劳簿上享受,那就坏了,整个事态立即会发生变化,事态的方向如果转变了,事物的发展就是无力的。毛泽东就非常警惕李自成式的失败,在抗战在胜利的时候,就强调我们不学李自成;在解放战争快胜利,要进北京城,多次提醒队伍是“进京赶考”,务必保持谦虚谨慎、戒骄戒躁、艰苦朴素的作风。这才能很快放下解放战争胜利的包袱,直接转入更艰苦卓绝的抗美援朝战争,最终奠定了新中国的长青基业。

古人有句话讲得好,叫“委曲求全”,圆满的东西都不是直来直去的,这样才能求全,不然不可能圆满。从辩证法讲,“有人说好,就有人说坏”,这是一定的,如果别人都说你好,你肯定也是有问题的。当你誉满天下的时候,也是你要身败名裂的时候,历来都是这样。华信作为一家企业发展到今天,属于跨国公司发展的哪个阶段,这个定位是很重要的,也就是我们对自身的认识,就像《易经》讲的一样,是到了九四阶段还是九五阶段,如果是九五阶段,那就要收。如果是到了九四阶段,也有可能像李自成一样,兵败如山倒。所有的事情都在势,势是好的做什么都是对的,如果势是不对的,做什么都很麻烦。当然即便你有这个势,但是如果掌控不好,反而会变成坏事。华信通过俄油这件事,已经在能源界接近全世界十强的行列。

自古讲“名副其实”,“实”要如何做来配“名”,要做到德能配位,如果失德,就会变成名不副实。如果大家以为很成功了,洋洋自喜,骄傲得很,都想用华信这个品牌去做个人的事情,把这个品牌变成在外宣扬招摇的工具,那这个平台很快就会解体。现在华信最可能缺少的三个“德”,就像山顶的“三面悬崖”,每一个都是致命的,我们要非常清醒,不仅要把本来具有的守住,更要补起来,我们才能立于不败之地,才能度过华信这个战略上最危险的时期。

第一、骄傲自大,忘乎所以,不能摆正华信与国家、华信与商业伙伴、华信与国外朋友的关系,就会重蹈胡雪岩的覆辙。

华信收购俄油股份这件事,对华信的发展的确是一个里程碑,现在还只是签约,收购还没有最后完成,可不少华信人已经开始弥漫着一种骄傲自大,甚至忘乎所以的情绪,觉得华信人了不起了,一飞冲天了,干成了不可思议的大事;或者看别人的企业,看合作伙伴开始居高临下;甚至觉得为国家做了件大事,应该记一功。这是非常危险的,一只脚已经站到了悬崖边!一个骄傲的人,结果总是在骄傲里毁灭了自己,企业也是同样道理!

不要说现在收购俄油股份只是签约,即便是最后完成了,我们也要非常冷静、客观、理性地看待这个事,绝不可贪天之功。我认为,华信如果最后参股俄油成功,有七分是有赖于国家“一带一路”的战略大势;两分是华信对“一带一路”战略的敏锐,主动走出去服务国家能源战略的的初心,不惜代价践行“一带一路”的决心;一分是过去十几年华信民间公共外交积累的全球人脉,华信在能源领域以光明正道积累的商誉以及华信人为践行“一带一路”倡议的持续奋斗。

“一带一路”是构建中国未来发展战略出路的重要部分,要解决几个大问题,比如中国过剩产能走出去、中国需要的战略资源引进来、通过“一带一路”的经贸纽带,中国建立更广泛友好的国际关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其中一个很迫切的目的是确保中国能源安全,特别是石油天然气供应安全,这是中国过去最大的战略软肋之一。华信是做石油天然气的,理所应当要当仁不让,要为国家分忧,要为人民服务,全力以赴地去践行“一带一路”,通过我们的努力来推动“一带一路”落实并获得成效。

要确保中国的石油天然气供应,俄罗斯和中亚显然最优先方向,它们的石油直接可以通过陆路运入中国,不会被波斯湾、马六甲海峡卡住脖子,是油气供应最安全的来源。过去中俄虽然不断战略靠近,油气资源合作增多,但是油气是俄罗斯的核心战略资源,俄油又是俄罗斯首屈一指的油气企业,不会轻易让别国资本入股。不过,2014年后俄罗斯遭到美国和西方堵截后,国际石油价格又大跌,俄罗斯经济很困难,他们要打破西方封锁,就确定了一个重要的战略,就是重要国企的“国际化”,这可以说是俄罗斯版的“混合所有制”,就是要通过各国财团的资本纽带,与其它国家建立更紧密的利益共同体关系。同时,它也希望参股的是民营企业,以便让俄油这样的传统国有企业更具活力。当然前提和中国国企的混合所有制一样,俄罗斯国资仍然要控股。简单地说,中国华信能够入股俄油,是中国“一带一路”能源安全战略与俄罗斯“国际化”突围战略的结合,这两个战略缺一不可。没有这样的中俄大战略对接的机遇,没有国家相关各部委的大力支持,华信绝不可能入股俄油成功。所以,我说华信入股俄油七分是国家战略大势。

两分是华信对“一带一路”战略的敏锐,主动走出去服务国家能源战略的的初心,不惜代价践行“一带一路”的决心。一个事情能不能成为基业长青,要看到底是为个人,还是为国家。如果你为个人,你肯定走不远。就像一代商人胡雪岩,前半身为国家服务,做了很多贡献,最大贡献就是帮助收复新疆。左宗堂没钱,胡雪岩自己承担利息贷款,买武器给左宗堂。这个钱左宗堂会不会还,他根本不知道,清政府拿不出钱,所以他的战略非常清楚,先服务国家。可赚了钱以后,他就耍大牌了,想要黄马褂。他就囤货,全国蚕丝都被他囤积了,而且三年都不卖,因为当时最紧俏的就是蚕丝。为了个人名和利,把为国家服务丢到了一边,所以他必死无疑。华信以获取海外资源为战略,始终坚持为国家服务,所以一切布局,都会以国家利益为重,这个初心永远不能变,要一以贯之。

诚然,也有一分是过去十几年华信民间公共外交积累的人脉、华信在能源领域光明正道积累的商誉以及华信人为践行“一带一路”战略的持续奋斗。过去十几年来华信在公共外交方面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仅投入扶持国内外各种智库就数以十亿元计,跟各国高层,乃至元首不断增加交往。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很多人不理解,包括很多华信人,觉得这是好高骛远,不切实际。可是这些人脉资源今天发挥作用了,见到成效了,大家看懂了。

此外,华信在能源领域光明正道积累的商誉、华信人为践行“一带一路”战略的持续努力奋斗也必不可少。别人以前总觉得华信神秘,但我们自己清楚,我们的发展史非常简单,正道光明。我学校毕业出来,给家族做事,个人已经打下了一定的基础。1999年到香港去,回来以后在福州找了几个合伙人,2000年设立了进出口公司,2005年设立了金融投资公司福建华信控股,2006年开始涉足能源。华航拍卖是我们第一个大机遇。这里有远华事件之后的这么一个大背景,但本身跟远华没有关系。华航是国有企业,属于福建省轮船集团,是交通厅的下属企业,在华夏拍卖行公开拍卖,我们摘了牌。虽然最后没有拍成功,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涉足了石油,吸纳了最初的一批石油行业的人才,所以成立了华信石油公司,2008年到上海来,成立了上海华信能源,开始进入石油领域。

我们从公司一建立就提出要贸易带动经济,经济带动人才,以人才为本进行能源产业性的投资,产融结合地做国际投行。第一轮发展主要从事化工品国际贸易,每年进口额有一、两百亿,几十亿的税。第二阶段转向原油的国际贸易,目的是通过国际贸易来发展终端。第三阶段为了避免与国内国企、央企竞争,避免落入“官商结合”的黑洞,我们在欧洲控制终端,再和国内市场进行互动,在国内做石油储备,并通过金融手段来服务这些终端,之后就是获取上游资源。后来,我们上游有了一定实力和品牌影响,除了油气资源,中国华信又配合“一带一路”在上游去获取高端技术、高端品牌、智能装备等。我们就是主营就是能源加金融,平台加功能,采用战略财务管控加合伙机制,整个终端的新经济体都是合伙的,这些都是非常清楚的。

我们走的是光明正道,把信用看成华信的命根子——“华夏魂、信用本”,这样我们在跟各国官员、各国商人、各跨国公司合作时,他们才会认可我们,信任我们。这次俄油股份不是直接从俄罗斯拿到的,而是国际资源巨头嘉能可与卡塔尔投资局转让给我们的。这里有两个原因,一是华信的实力和商誉得到了他们的认可和信任;二是它们是传统能源企业,过去的历史包袱很重,又是上市公司,压力很大,而华信收购油气资源主要在2015年之后,是在国际石油价格大跌之后,我们没有历史包袱,是国际上为数不多有能力接盘的能源公司,他们亏了几亿美元转给我们。同时,我们也因此获得了欧洲银行的贷款。可见,如果我们没有过去积累的国际人脉和商誉,没有对中俄战略的深刻理解和精准把握,没有果断决策和有力行动,中国华信是不可能把握这次机会的。

实事求是地说,中国华信入股俄油,本质上是中俄战略伙伴关系深化的重要一步,由于我们准备的比较早、比较到位,这个任务落在我们肩上。不是我们比三大油多厉害,三大油从实力和能力上都能承担下来。主要因为俄罗斯方面要在实现“国际化”突围的同时,也想通过引入私营企业、股份制企业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以激活俄油,使其增强活力,能够应对正在来临的国际能源革命。

所以我们绝不能贪天之功,绝不能因此自高自大,要继续摆正华信与国家、华信与商业伙伴、华信与国外朋友的关系,绝不能重蹈胡雪岩的覆辙!

第二,功成名就、盲目乐观,不知传统油气产业的大危机、大寒冬将至,不能未雨绸缪,尽快找到、布局、实施传统油气资源的战略新生的路径和方法。现在的“资产”成为未来难以负荷的“包袱”。

可能有华信人想问,既然收购俄油新增这么多压力,既然高处不胜寒,我们为什么还要收购俄油股份呢?坦率地讲,面对入股俄油这样的机会,从华信既定发展战略来讲,这是华信获取上游资源,成为国际顶级油气公司的唯一和最后机会;从服从、服务于国家能源安全需要来讲,我们也必须当仁不让,决不能推脱。然而,我们也要头脑非常冷静、非常理性!如果我们志得意满在这个传统油气业的山顶上,徜徉在这个传统油气能源大危机的悬崖边,很可能成为最大的陷阱,最凶险的绝境!

我们要非常清醒地看到,为什么俄罗斯要卖俄油的股份?为什么嘉能可和卡塔尔要放弃俄油的股份?因为这是在俄罗斯最困难的时期,也是国际油气价格大跌之后,这个入股价格还是非常实惠的,是三年前绝对不可能想象的。也是因为他们看到了传统石油天然气能源正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大危机,面对新能源大变革、大挑战!他们转型的历史包袱太重,背不起了,所以要断臂救生。而我们为什么接呢?一则国家能源安全战略需要,中国石油天然气利用还有空间,二是我们没有历史包袱,还有回旋空间。

现在国际能源的大方向已经非常清晰了,就是会转向自动驾驶电池车的主流方向,这是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的必然,也是地球环境保护可持续发展的大好事。现在越来越多的国家都已经确定了淘汰传统油气汽车的时间表,比如荷兰、挪威的2025年,德国、印度的2030年,法国、英国的2040年,中国也在制定淘汰燃油车的时间表。各国都在竞争,谁落后谁就会被淘汰。这对传统油气企业是个巨大的挑战,毕竟过去石油天然气及石化产业,主要是提供汽柴油作为汽车动力。将来汽车的直接驱动力要变成电池了。




12下一页

酷毙

雷人

鲜花

鸡蛋

路过
收藏 邀请 分享到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第一营销网 ( 豫ICP备05012844号

GMT+8, 2017-12-11 10:29 , Processed in 1.08555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第一营销网 河南销售与市场杂志社有限公司

© 1994-2012 www.cmmo.cn

回顶部